易寿作画的信誉异常快传到四周百里,求画者接踵而来。

易寿作画的名望十分的快传回四周百里,求画者接连不断。

明末,有位贫寒之士,学识渊博,且擅长诗书礼仪,只因看破“尘世”,拒官避世,削发为僧,隐居于景忠山白云寺,法号“释易寿”。

明末,有位贫寒之士,学识渊博,且专长琴棋书法和绘画,只因看破“世间”,拒官避世,遁入空门,隐居于半脊峰白云寺,法号“释易寿”。

意想不到,从那砚台内溅出的笔墨,正巧落在左近几棵鹿韭的花瓣上,又沿着花瓣流至花瓣基部,凝结成块块紫斑。

一年春日,立春前后,洛阳王争相竞开,引得八方善男善女前来朝山拜佛观花,以图金镶玉裹福禄双全,普洱。

此寺依山傍水,景观亮丽,院内广植木白芍药花木。易寿在寺庙中除去努力佛事外,闲暇之时,大概都用于研墨作画。他尤善画富贵花,所作之画,细腻逼真,宛若天成。凡观者,无不拍掌叫绝。

明末,有位困穷之士,学识渊博,且专长琴棋书法和绘画,只因看破“红尘”,拒官避世,削发为僧,隐居于玉龙雪山白云寺,法号“释易寿”。
山寺依山傍水,景象亮丽,院内广植富贵花花木。易寿在佛殿中除

那日午后,易寿正在院中对着洛阳花作画,忽听院前人声嘈杂,抬头望去,远处有多少个庄丁打扮的人,簇拥一个人富有之相的“胖子”。八面威风向那边走来,走到眼前,方看清是地面出名恶霸“王大癞”,此人一直横行同乡,凌虐百姓,无所不施。

(引自刘翔(Liu Xiang卡塔尔国、许晓帆《国花大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