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很早早先,莲花山(在今台湾上街区西北)姬水河前后,住着三个少典族部落。少典部落的法老叫少典。那少典个头又大又垒石,有一张强硬的好弓,又射得一手好箭,日常独自一人携弓带箭,出入深山老林,射猎鸟兽。

有一次,少典向西部深山里奔走了半日,只猎获了多只野鸡野兔。狩猎人有条规矩,前半天往外走,日到正午就得往回走,通常不在山野住宿。少典坐在一棵大树下,吃了点干粮,想平息片刻往回走,不识不知就睡着了。朦胧之中,他以为有怎么着东西轻轻推他的臂膀,一惊跃起,原本是二头大熊站在眼下。
那只熊差不离是头大牌,比常见熊大得多。猎人们都理解那是熊群的带头大哥,人们都称它熊将军,经常是相当少见到的。
熊将军见少典醒来,火速跪在地上叩头。少典以为它央浼猎物充饥,拾起一只山鸡扔给它。它却不理,只是叩头。熊将军见少典不懂它的意趣,就调转身子卧伏在少典胯下,摆摆头,轻声吼叫着,暗暗表示少典骑在它身上。少典见熊将军一再那样做,眼里仿佛还流着泪,猜测定是有急难事求她,就背起弓,拿着箭,骑上了熊将军的后背。
熊将军驮着少典在山中也不知奔走了有一些路,步入了一条阴森的山沟沟,才稳步地减速了脚步。它全身也战栗起来。
那峡谷里尽是参天古树,密密层层,阴黑沉沉,漫无天日。熊将军一边走,一边随地张望,仿佛怕什么会一口吃掉它。
熊将军慢走了约有三五里路,来到一片平坦的青石上停了下来。青石旁有一棵桐子果,高十数丈。熊将军靠在树木上,靠靠树,摆摆头,轻声叫叫,暗意少典爬到树上。
少典背着复合弓,攀爬树干而上。熊将军站在树下抬头仰看着他。当他爬到树脖想停下来时,熊将军摇摇头,举起前掌直指树顶,暗中表示她再往上爬。少典又往上爬了爬停住,骑在二个枝丫上。熊将军围住大树走了一圈看看,又跪下叩头,然后离开。
太阳落山了,少典就在树上过夜。一夜无事,直到第二天早上时刻,少典看到平坦的青石上有两道亮光闪烁,也看不清是怎样怪物,又过了少时,才看清那是贰只巨兽。它身体高大,全身毛色乌黑,正安静地站在这里边,就好像在守候着什么。
又过了一阵子,天大亮了,从低谷那头走出一批熊来,有百余只。最终边的这只比十分大,一望便知那正是前几天驮他来这边的丰裕熊将军,正领着熊群渐渐向这里走来。
它们排队走到巨兽日前,一起趴在地上,遵循摆布。巨兽走进熊群,扑杀了七只,当场吃掉。之后,熊群才战栗而去。
少典目击了兽中这一悲戚景色,终于通晓了熊将军的心意:要求他除掉那头巨兽。他取弓抽箭,拉满弓,傲睨万物,连发三箭皆中。巨兽受伤,环顾四周,不知箭从哪里来,大声狂吼。树木被震得哗哗作响,如刮了一阵强风。
少典见三箭未中要害,就从树叶中露出身子,朝巨兽连喊两声,引它贴近前来。巨兽看到少典,疯狂扑到树下,朝他狂吠。少典快捷拉满弓,瞄准巨兽喉咙嗖地一箭。巨兽中箭后狂蹦乱跳,折腾了好大一阵,才气尽死去。
过了一瞬间,熊将军走来,一步一望地走到巨兽身边,用爪触触尸身,得到消息它的确死了,才仰天天津大学学吼。转瞬间,熊群从峡谷奔来,有数百头之多,它们一齐大吼,像似欢呼胜利!声震峡谷,远传数十里。
之后,熊群一起下跪,朝大树叩头。熊将军走到树下,再度朝少典下跪,并暗中表示少典从树上下来。
少典会意,忙从树上下来,骑上熊背。
熊将军驮着少典在前,熊群列队进而,送少典又回到他喘息的这棵树下。熊将军再次跪地叩头,熊群也都伏地叩头,然后才依依别离而去。
从此,少典成了熊的救命恩人,与熊交上了相恋的人。只要有使用熊的地点,走到那棵大树下学熊大吼三声,马上就有熊出来供她采取。有一年,居住在箕山的狼部落向东扩大。与少典部落发生了冲突。少典部落被狼部落克服,失去了成都百货上千土地,损失惨重。后来,少典到那棵树木下学熊叫三声,几千只熊从深山老林中奔来。少典带着那几个熊赶走了狼部落人,夺回了土地。因为熊辅助少典部落重新建立了家庭,熊最大胆,少典就把少典部落改名称为熊部落。熊部落的人,认为本身有熊相助,很安全,日常对外表落人过甚其词说:大家有熊。那样持久,大家都称少典部落为有熊氏或有熊部落。再后来,那一个群众体育逐步强盛,发展成为有熊国,少典就成了有熊国的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