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很久以前卢沟桥上的石狮子多的数也数不清。有一个县令听到了这个传说,很不服气,心想:怎么会数不清呢?于是就派官兵一个个去数。数啊数啊,派了100个官兵去数,结果每个人数出来的数目都不一样。这真奇怪了!怎么会这么多人都数不清呢,县令决心亲自去数。

走到桥的尽头,他听到身后响起小孩子玩耍的欢笑声,县太爷回头一看——这一看,他傻眼了,原来,在他身后,石狮子一只一只全活过来了,它们全都从桥栏杆上跳下来,在桥面上东窜西窜,滚过来,滚过去,玩得快活极了。

想到这儿,他有主意了。半夜,四处静悄悄的,只有卢沟桥下的河水在“哗哗”地流淌。县令轻轻地走到桥边,小心翼翼地朝桥上望。果然,狮子都活了,东窜西窜,滚过来滚过去,玩得开心极了!县令看得也开心极了,情不自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一叫,可不妙了,狮子都立刻回到原位,一动也不动了。从此,卢沟桥上的石狮子就再也不会动了。

莫非这桥上的狮子长了腿,会跑会动会躲起来,跟人捉迷藏?

他到了桥头,先从东到西数了一遍,又从西向东数了一遍,两次数出来,数目还真的都不同。县令惊得一身大汗,再数第三遍、第四遍,没有一遍结果相同。啊呀呀!出鬼了!莫非狮子长了腿,会动了?

县太爷数呀数……388,399,400,401,数完了——那县太爷只数得401个。

他来到桥头,先从东往西数,又从西往东数……456,457,458。哈哈,数完了!一共458个。

县太爷站在桥边,看师爷一个挨一个记数,他越看越吃惊:“你们一定没数清楚,我要亲自去数一遍!你们跟我来,重新再数。”

县太爷越想越不甘心,又再带100个官兵数一次,但是,花了一整天,他们非但没有把狮子数清楚,反而越数越糊涂了。

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100个士兵全都数完了,个个都来报了数,但是,100个数目,没有哪两个是相同的!

如果你半夜子时到卢沟桥去,说不定,你也能看到那些狮子离开石栏杆,在桥上玩耍呢!

数着数着,他觉得桥上的石狮子活了过来,在跟他捉迷藏,在跟他玩耍。

北京有个宛平县,宛平县有条永定河,永定河上有座卢沟桥,卢沟桥上有好多石狮子——大的比箩筐还大,小的比手指头还小;有趴着的,有躺着的,有抱团打滚的;有大狮子带几个小狮子一起玩耍的,有独个儿玩绣球的……每只狮子都有自己的神情样貌,每只狮子都栩栩如生。

官兵们也一个接一个数完了,再来向师爷报一次数,哎呀呀,真是白日见鬼啦,同一个人两遍数的狮子数目,竟然又都不一样了。

“咦,奇了怪了,怎么跟第一遍数的数目不一样呢?我明明每一个都数了啊!”

北京有个宛平县,宛平县有条永定河,永定河上有座卢沟桥,卢沟桥上有好多石狮子——大的比箩筐还大,小的比手指头还小;有趴着的,有躺着的,有抱团打滚的;有大狮子带几个小

“难道这石狮子耍我?”师爷不服气,见天气还早,又再重头开始数,数呀数,一直数到傍晚,总没有哪两次数目是相同的。

县太爷垂头丧气回到官府,吃山珍海味也觉得没有味道。那天晚上,县太爷想着桥上的石狮子,想得半夜睡不着。睡不着干脆就不睡了,他披上衣裳,穿上靴子,起了床,独个儿朝卢沟桥走去。

到了桥头,100个官兵排好队,一个挨一个,沿着石栏杆认真地数起来,“1,2,3,4……”他们先数桥左边,数完左边再回头数右边。

话说有一年,那宛平县来了个新上任的县太爷,他见一桥石狮子那么多,只只又那么有意思,就唤来“算死草”师爷,吩咐他说:“师爷,你是宛平县顶呱呱的计算好手,你上卢沟桥去数一数,看桥上石狮子究竟多少只。”

哈哈,又数完了,一共44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