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医院的婴儿室内,又一个刚刚诞生的宝宝被抱了进来,护士小心地在他的胳膊上用特制的水笔写了名字,把他放进了21号床。
一个护工羡慕地问道,这就是某某家的小公子吗? 哎呀,他的命真好啊!
将来某某集团的总裁肯定就是他了。
护士得意地点点头,你看看他的眉眼,真漂亮啊! 也难怪,谁让他的母亲就是那位大明星呢!
两个女人刚刚退出了婴儿室。
20号床的婴儿就忽然跳了起来,动作敏捷地爬下了地。
他的眼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费尽全力把21号床的宝宝拖了下来,扔到了20号床上。
尽管已是满头汗水,他却顾不上休息,又拿起那毛巾和水笔,在自己和那个宝宝的胳膊上擦擦写写着。
做完了这一切,他才满足地躺进了21号床,笑着入睡了。
不知道为何竟保留了前生记忆的他,恰好听到了刚才那场对话,决心这一次一定要赢在起跑线上。
婴儿室再次安静下来的时候,一个护士打扮的人闪了进来,她摸索到了21号床,注视着那个犹自带着笑容的宝宝,又抬起他的胳膊看了看,忽然轻轻叹了口气,用一个丝绒枕头,缓缓压在了他的脸上。
婴儿的手脚痛苦地摆动着,她的目光却越来越冷,对不起,谁让你生在豪门呢!
他奋力挣扎着,拼命扞卫自己即将开始的精彩生命,他失败了,死了。

印象中我住院的经历只有过两次,却都是严重到医院下病危通知单的程度,一次是儿童时代、上学之前,另一次就是生女儿时的离奇经历了,前者是听母亲讲述的,没有什么记忆;第二次却是深刻难忘的记忆。马上就到女儿的生日了,自打出生开始,她们就不缺少爱,家人的关爱自不必说,厂里有10多个干妈、干爸让女儿拥有了一份最浓最厚的爱。那是一个昆明少有的寒冷冬季,在厂医院生女儿时难产,我被紧急送到市里的医院抢救,刚出生的女儿就交给厂里一群干妈们照顾了,她们虽不是专业的医生护士,却是最专业的妈妈,为女儿构建了一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温馨的婴儿室……

我和大陈都是初为父母,缺乏经验,孩子吃不完的母乳没有及时排空。母乳迅速涨满了双乳,乳房堪比石头一般坚硬。我稍微动一下,乳房的深处会传来一阵阵的刺痛感,肌肤表面烫得通红,肉眼可见凹凸不平的包块。

澳门新浦京app下载 1

当我再次醒过来时,发现病房里站着许多厂里的人,有厂工会的,有先生他们技术科的,也有我们检验科的同事。他们见我醒来,忙对我说:“安心养病,别担心孩子,厂里会帮你们安排好的。”原来,技术科和检验科已安排好了照顾我们女儿的人员,十几个做过母亲的人分成三个班轮换,24小时照顾我们的宝宝,一切她们都已安排好了……我向来最怕麻烦别人,可现在却要麻烦那么多的人,在我绝望无助的时候,那么多人伸出了热情的手……想到这里,欣慰和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公立医院的床位一向稀缺。我感到一阵庆幸。

五点半时,老公说轮到我了,顿时我轻松极了,要不是不让下地,我非跑着进手术室不可。

急促的脚步在新生儿室外由远及近,随着新生儿室大门的打开,一群医护人员拥着一个小小的生命被送到新生儿室抢救。儿科医护人员一气呵成的打开抢救台、监护仪、吸引、麻醉医生紧急插管、开通静脉通路,抢救室里匆忙的脚步、医嘱下达的声音、仪器工作的声音一直在响起,抢救急而不乱。这是一个试管婴儿提前来到这个世界报到,出生体重不到1.5千克,妈妈结核性脑膜炎昏迷中,她把宝宝带到这个世界,我们就带着宝宝一起和死神在赛跑。经过几个小时的不间断抢救,终于小婴儿的生命体征暂时稳定下来。但是,我们在稍微松口气的时候知道,接下来才是漫长的难熬的时间呢。果然,呼吸的难关度过后,在喂养上,这个可怜的小宝宝再次遭受磨难。她不能很好的耐受喂养,妈妈也没办法提供母乳,我们就2毫升,3毫升,4毫升……,一点点的喂,一点点的加奶,吃几口让她休息,抱着拍背,奶液凉了热热再喂。记得那些日子我们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宝宝今天表现的棒吗?有没有把奶吃完?如果哪顿奶顺利完成,整个科室的人都很兴奋。终于或许我们的诚心和宝宝的坚强打动了上天,宝宝体重悄悄的上长了,有时候摸摸她小胳膊小腿儿上的肉肉,心里特别的满足。亲爱的乖宝儿,这一关阿姨们总算带你闯过来了,我们知道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我们一起走,需要你的坚强我们的耐心,不过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一切都可以笑对……。

产前检查确诊我怀的是双胞胎。预产期是1992年2月中旬。那年的冬天特别冷,接近春节了,家家户户都在忙着打扫卫生、迎接中国人传统的新春佳节。离预产期还有整整20天,由于破水,使我不得不在1月28日凌晨一点多钟住进了厂职工医院。医生为我做了产前的检查和准备……早上七点多,我顺利产下了两个女孩,孩子发出响亮的哭声。我努力想看看她们的模样,无奈紧张的情绪和虚弱的身体使我怎么也无法看清两个宝贝,只听见她们响亮的哭声在空荡荡的产房中回旋,那么清脆、那么动听。我所有的心情都被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控制着,我想微笑,脸上却只有眼泪……

顺产对我和孩子好,可是我自身身体素质差,我着实很怕顺不出来再临时转为剖腹产。

“那肚疼怎么办?”

或许是宝宝的召唤给了我战胜疾病的勇气,加上现代医术的进步,我逐渐恢复过来了,到了第五天即2月1日,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医生同意我出院了。坐上厂医院的救护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一种强烈的想见女儿的心情在我的胸中激荡。一到家,我迫不及待地走进卧室,掀开门帘,一股热浪扑来,窗旁墙边放着一个取暖器,一锅加了醋的水正在一只电炉上滚开着,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醋香。床头柜上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尿布。走近床前,一床暖暖的被子下面,躺着这几天来我魂牵梦萦的两个女儿,小家伙被包在襁褓中,只露出一颗小小的脑袋,那么娇小,那么柔弱,女儿皮肤绉绉的,小嘴、小脸、小眼睛,一切都那么小、那么可爱……照顾她们的是检验科的一位师傅,她告诉我许多小家伙们的情况,吃喝拉撒方面的注意事项,她叮咛嘱咐了许多,看我们都清楚了基本的流程,她才放心地回家准备过春节的事了……

护士执意不同意,说2号床已经安排了另一位孕妇,让他不要妨碍工作。

一个年轻的护士把我带进一间休息室,让我躺到床上,在我的肚子上绑上好几个探头。

她们在路上,无怨无悔。

我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从她们出生起,在我们厂里就很受瞩目,除了是为数不多的双胞胎之外,更重要的是她俩刚一出生就有了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暂时抑制宫缩,一会儿还会疼。”大夫说。

8岁是男孩最活泼的年纪,来自安徽黄山的胡泽小朋友却只能坐在椅子上看同学们在操场上尽情玩耍。胡泽在2015年7月出现双腿疼痛,焦急的父母带他到当地医院就诊,检查发现存在肝脏疾病,至上海多家大医院就诊,花费了巨额的医药费,仍未搞清楚病因;此时胡泽已行走困难,随时有大出血可能,爸爸和大伯背着他到金山医院儿科王建设主任处就诊,王主任考虑胡泽可能患肝豆状核变性(一种严重的先天性疾病),立即住院治疗;儿科医护人员对他进行了悉心的治疗,住院期间胡泽出现发热、凝血功能恶化,龚敬宇副主任医师、沈银芳主治医师急他人之所急,在用血紧张的情况下为胡泽联系到了冰冻血浆,在输血过程中,李丽医师全程陪护在床旁,看着胡泽那张苍白的脸渐渐红润,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经过3个星期的住院治疗,胡泽的病情明显好转,他终于又能像从前一样尽情的在操场上跑步了。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床四周围满了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床边挂满了输液瓶……我先生、厂里的几个朋友、厂医院的医生也在病房里,看到我醒过来,他们都很高兴。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我是躺在延安医院的病床上,产后我得了子痫,发生了抽搐,厂医院采取急救措施后紧急把我送到了延安医院。我和先生的家都不在昆明,因为孩子早产,家里的老人都还未来得及到昆明,因为厂医院没有婴儿室,刚出生的两个小宝宝也被带到医院里来,准备送进婴儿室。但是,延安医院有严格的规定,凡不是在本院出生的婴儿均不得进入婴儿室。任凭怎样解释,延安医院的医生都不同意,说有孩子在,我不能好好休息,两个小宝宝只好由朋友带回厂里去照顾……我当时心里的感受真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真想抱抱我的宝宝,可虚弱的身体使得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可怜的宝宝,刚刚来到人世,就要面临这样的磨难,没有父母的照顾,我真是欲哭无泪……

听到这,我长舒一口气。

一个星期以后的中午,突然出血,腹部并不疼痛,但不能直腰行走,在家人陪同下我又去急诊。正赶上大夫们吃饭,我坐在椅子上焦急等待。一点半做了个紧急B超,说是没羊水了,又去找大夫,大夫面前排了一大队大肚子,我再排下去情况就会很糟糕了。插队吧!

她们在路上,勤勤恳恳;

春节过后,厂里开始上班的第一天,技术科、检验科来照顾过女儿的几位师傅们就到家中来看望女儿。她们一进家,就廹不及待地冲进卧室,仔细端详熟睡中的两个宝宝,仿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她们围坐在小家伙四周,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起照顾小家伙的那几天,讲起小家伙们的各种趣事,那神态、那语调,简直就是在向别人炫耀自己的宝贝。她们都是做母亲的人,她们的孩子有的已上小学、有的已上大学了,她们说得那样动情,笑得那样开心,我的情绪也被她们感染了……

她丈夫坐在床沿,沉默着一句话不说,气氛很严肃。

屁话!再怎么疼,也没开十指疼!忍吧!

如今,两个女儿已经长大,有关她们婴儿室的故事我向她们讲了很多遍……

“速度,立刻打电话通知医院来接我。我没见红就破水了,只能平躺。接送电话在我手机电话本第一个。还有,去车库里取产检报告资料。最后,提着我的妈咪包,里面有所有生孩子会用到的东西。”

大夫面无表情说反正不是羊水是什么水就不知道了。

她们在路上,兢兢业业;

住在医院里,我曾感叹女儿太可怜了,刚生下来就得不到父母的照顾,不能像一般孩子一样在医院的婴儿室里渡过头几天岁月。现在,我深深感到,我的女儿真幸运,那么多爱护她们的人为她们营造的婴儿室比医院里的温馨得多,她们得到的照顾要比一般孩子好得多、多得多,从刚一出生,她们就沐浴在爱的阳光里……

凌晨四点,我在睡梦中感觉到一股暖流从下体流出,仿佛尿失禁一般,无法自控,我瞬间在黑夜里惊醒。由于我在此前的39周内,刻苦钻研“生孩子攻略”,迅速判断出——我破水了。

以为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谁知后边还有更疼的。第二天一大早,大夫查房,她们
随从中的一个说:“把被子掀起来,看一下伤口。”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这并非一句简简单单的标语,更像是一种誓言,一种承诺,一种对救死扶伤的神圣践行。因为这份信念,临床工作中有这样一群人:

澳门新浦京app下载 2

“哦对,我傻了。”我那个紧张到丢掉大脑的丈夫,在未来的三天内,这句话成了他的口头禅。

下午二点多,一护士把我连我睡的床一起推到了病房。

她们就是金山医院儿科全体医护工作者。“团结,富有战斗力,有爱心、责任感”——人们对金山医院儿科医护团队的总体评价。不需要太多美誉之词,患者的口碑更值得她们骄傲。

这种待上阵的感觉让我热血澎湃,那时我并没有感到害怕。

“别哭了,该你上了!”大夫说。

在她们眼中,看着天真可爱的小宝宝健健康康才是理所当然。她们一袭白衣,她们一身圣洁!

医生把孩子抱到我面前,让我确认是男孩还是女孩,引导我亲一亲小婴儿,我还没看清楚宝宝的脸庞,他就被抱走了。

“流出来的不是羊水,难道是尿床了?”

她们在路上,精益求精;

大家谢过了保安师傅,又互相道上祝福,产房的气氛忽然变得柔软了。除夕夜,一群陌生人聚集在一个小小的房间内,见证着新生命的诞生。

“不疼,不疼,不疼。。。。。。”我把这个词当成咒语,自我安抚。

夜晚的宁静被急促的电话铃撕裂,产房刚降生一个29周多的早产儿,新生儿室的晚夜班护士迅速准备好各种的抢救设备及仪器,她知道接下来是一场硬仗要打了。抢救在争分夺秒的进行,突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家属的态度明显不积极,这是他的第二个女儿,但是也未明确说放弃抢救,医护人员该如何决断?很快,我们的主治医师表示,只要家属不把孩子带离新生儿室,我们的抢救就不能松懈,这是一条生命,家属犹豫,在我们这里不能犹豫。家属不要用药,但是我们的基本生命支持要做,呼吸用机器先维持。这个宝宝也争气,没有用昂贵的特效的药物她竟然也挺过来了。这个小生命生命稳定的时候却发生了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家属消失了,把她独自留在了新生儿室,电话关机,住所改变,不再有任何联系方式。没有家属,没有支持,医护人员又遭遇难题。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肯定会让她在新生儿室继续后续的治疗。医护人员都是以公平的心对待每一位患儿,但是我们明明感觉到大家这次都有些“偏心”,对这个被抛弃的小婴儿会格外照顾些。这个小宝宝长的机灵可爱,所以大家给她取名字叫“小丸子”。日常工作繁忙,很少有间歇时间,但是只要有一点点的空余时间,儿科的医生与护士都会抱起“小丸子”给她喂奶,喂完后拍拍抱抱,和她说几句话,她虽然听不懂,但是看到小眼睛睁着望着,嘴巴里嗯嗯啊啊的,我们知道她能感受到我们有多爱她。护士之间有时就开玩笑的说,没人要“小丸子”干脆让小丸子在新生儿室一直住着吧,我们都做她的干妈,让她陪伴着我们吧。虽然爸爸妈妈遗弃了你,但是有那么多的阿姨们愿意给你更多倍的爱。

“起床,去医院,我破水了。”

头顶的声音:“你对我们的麻醉不敏感!”

等床位被腾出来之后,我被护士推进了308号房间。一个男人看到护士来了,吵着要加钱换单人间。是之前在走廊上吵闹的男人,他是1号床孕妇的丈夫。

”唵——“宝宝瓮声瓮气地哭了。

护士走到我身边,轻描淡写地给我说:“我要给你压肚子排污,你配合我哈,深呼吸,放松。”我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如何配合,护士双手放在我的伤口上方位置,使出吃奶的劲一压,下体排出很多液体。

我的小腹隐隐作痛,宫缩开始了,静脉注射硫酸镁抑制宫缩,从现在起禁止一切饮食,我浑身燥热,十多分钟硫酸镁起作用了,肚子不疼了。

“咣 当——咣当——”小家伙的胎心音非常响亮。

剧烈的疼痛感冲上脑门,我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条件反射绷紧了肚皮。我一度怀疑护士是否忘记了我是剖腹产,不然怎么可能会在伤口上方如此用力地按压。

那就是麻醉了也要疼!

我听到几声干瘪瘪的哭声,努力扭头想看一眼。医生义正言辞道:“别动,还要缝合伤口。孩子清洗后自然会给你看。”

她都没顾上看,冲着大肚子们前面的大夫喊了起来:”有个急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