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昆是个写恐怖小说的,写着写着,没吓着别人,倒把自己吓个半死,甚至晚上方便时都胆战心惊的。朱昆住的是平房,生怕一不小心,半路上会撞着鬼。

小叔要和老爸分家,他说想要在老院建新房,要我们家从老院子里把东西搬出来。

问:有哪些吓人的恐怖故事吗?讲段听听?

我叫林肖宇,今天24岁,是一家小企业公司的职员,由于工作努力的缘故,领导对我很是赏识。

小青是个普通女工,每天下夜班,都要经过一条漆黑、狭窄的小巷。
以前倒也没什么,可近小城里流传着一件可怕的事,说是每到半夜,有恶婴的灵魂出没,他们躲在漆黑的角落里啼哭,寻找夜行者附体。
每次想到这个传说,小青就后背发凉。闺密阿芳看小青每天紧张兮兮的样子,就给她出主意,说是笑声能驱赶恐惧,让她一进那个巷子,就拿手机看幽默段子,并“哈哈”大笑。
小青如法炮制,果然,这笑声确实能给她壮胆。
可几天后,小青却在那个小巷里隐约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阿芳不相信,认为她是太紧张产生了幻听,并决定晚上陪她走一趟。
当天晚上,因为有人作伴,小青就没看手机上的段子。两人边走边竖起耳朵,可除了几声狗叫,四周根本没任何声音。
不过第二天晚上,小青一个人走入小巷时,又听到了啼哭声。她奇怪了,怎么自己一个人走,恶婴就啼哭;有阿芳陪着,他就不哭呢?阿芳想了想说:“这样吧,今晚我在后面悄悄跟着你,看看是什么情况。”
到了晚上,小青走入小巷,阿芳远远跟在她身后。
走着走着,小青突然又有了那种后背发凉的感觉,她赶忙掏出手机,一边看段子一边大笑。突然,传来一声啼哭——“哇”,小青吓了一跳,拔腿就跑。
这时,巷子里一户人家突然亮起灯,紧接着,一个人破门而出,对小青大吼道:“站住!”
阿芳也赶了上来,两人仔细一看,是个一脸怒容的老太太。
老太太用手指着小青,气咻咻地说:“该死的丫头片子,我忍你很久了,你天天半夜在这儿阴森森地笑,我孙子都被你吓哭好几回了!”

这天晚上,刚构思完一篇鬼故事,突然尿急,他急忙跑出去,几步来到门前那棵大树下,解开裤带,谁知,就在这时,一个白影呼的一下,从前面一闪而过,一眨眼就不见了。朱昆一惊,尿意顿时消失,眨着没戴眼镜的近视眼,吓得脊梁骨直冒冷汗。

走在村子里漆黑的小路上,我才突然意识到一点,我就要真正离开这个院子了,老院子最后的回忆也要被拆掉,覆盖。

图片 1

某天,领导决定派我前往外地去谈一桩生意。这次和我同去的是我的同事兼好友,高森。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他提着裤子,转身准备往回跑,只见一个黑影又呼的一声从眼前冲过去,瞬间又不见了。

离开老院子已经好久好久了,会在每年的寒暑假偶尔回去住几天,和爷爷在一个屋子里,两张床,看看声音沙哑的电视机,安静地度过几个夜晚。感受夜里山上的凉意。

我听过恐怖故事,特吓人,黑龙江农村发生的事,有一个村子,一家哥两都让车撞死了,头5,6年前,每年村子都要有一位,或2位自杀的中年男人,上吊啦,喝药,有的高人从这村过,对村子的老人说这村子闹邪,可村子这几年也死六个人,而且都是自杀的中年男子,没办法有懂点外道的人,就在村中盖了一座小庙,有个骑摩托车的中年男子,就碰死在小庙前面了,二个小时都生蛆了,一时这村子的人心慌慌,村子里有一家男主人,也有四十左右了,这些日子总是心慌慌的,一到自家的车上就困,他就知道有事了,找他家的朋友,朋友是修佛的,朋友说你这事难办呀,因为你们村死的这些中年男人是被别人,(恶鬼),抓走的,这是要抓你呀,但你不是最后一个,男子一听吓坏了,朋友说,想想近几个月,发生过什么事吗,男子想了半天说,头二月左右,我在树林睡觉,醒来时,回家感觉有人跟我回家了,可最近几天,白天睡觉她又来了,还跟来一个肩上带肩章的,好像是哪个兵团的人,招兵,要把他带走,朋友说这就对了,死的都是壮男,(有病死的除外,那是正常死亡)好在还有一位信佛的朋友,男子最后让朋友做超度给那些鬼魂,才躲过一劫难,后来这个村没有在发生中年男子自杀的事了。

来到异乡,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吃饭住宿问题。

这下朱昆可慌了神,裤子也顾不得系了,双手捂着耳朵逃命般地冲回屋子,手颤抖着好半天才关上门,心跳得快要出来了。在恐怖小说中,刚才看到的这种现象,叫捉生魂。

而每次回到老院,都是一次疏离的加深,大门外的那棵老树,几个人拉手都抱不过来的老树,还有老树上的巨型鸟窝,夏天的时候,巷子里的人们会端着碗在树下聊天乘凉,吃饭,男人们偶尔喝几罐啤酒,孩子们绕着老树一遍遍转圈,嬉戏,不厌其烦。到了冬天,等最后一片树叶落下,留下光秃秃的树枝,树干,还有树枝间摇晃的空空的鸟窝,冬天老树的皮会变得很脆,轻轻一碰就会脱落一片,露出灰突突的枝干。

一次朋友叫去喝酒,三个男的四个女的,有个女孩提议讲鬼故事,男的嘛基本在女孩子面前都喜欢表现自己。我那朋友就讲了一个关于他们上高中那会的一个恐怖事件。

我是一个对室内环境要求很高的人,如果你要说是洁癖症,也可以这样认为。

捉生魂,顾名思义,就是一个鬼魂来到阳间,追捉活人的魂灵,用来做替身,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托生。这样的鬼,也不是始终盯着一个地方,一般遇着谁就抓谁。但凡撞着这样的事,得赶紧捂住耳朵,这样才能避免灵魂被抓出窍。

而老树上的鸟窝好像特别的稳,我从没见过有鸟蛋掉落到树下面,或许是鸟也不多见的原因吧,早晨的时候会偶尔听到几声鸟叫,妈妈说是喜鹊,然后就会有一整天的好心情。

他说“高中那会,有个室友特别喜欢看小说,只要手机还有电基本都在看,好像脱离小说就会不行了那样,经常半夜起来上厕所看到他看着小说躺床上傻笑,挺渗人的那个微笑,有时候都害怕起来上厕所,因为那室友晚上看人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就像看着猎物一样,或许太入戏了吧看小说。准备放寒假的时候,那个室友因为手机没电,在厕所偷电充手机电,被电死了。幸亏那会不是自己起来看到的,也是被其他舍友的尖叫声吓醒的,后来就换宿舍了,不过每次经过同样床位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看一下那个对应的床位,偶尔还能想到那种微笑。那是一种着……”

而高森当然也有点小毛病,那就是对私人空间的要求很高,他是决不允许和任何人相处在同一个房间的,就连他的办公地也都是有简易隔离墙相隔的。可以说,活该他光棍一辈子。

在屋里,朱昆见没处躲藏,急忙跳上床,钻进被窝,尿意彻底消失了。勉勉强强挨到天亮,迷迷糊糊中,他突然一个激灵,隐约听到一阵悲悲切切的歌声。

老树上雕刻了小时候在课堂上学到所有关于树木的一切,啄木鸟啄出的树洞,树木年轮,在每一次看到年轮这两个字的时候,我都会走神,想起门旁的老树,它的枝干那么粗,会有多少圈呢,后来这个问题成为童年许许多多疑惑之中的一个,会时常想起,却在微微一笑里抛之脑后。

还没说完,我那朋友就不说了,看着一个女孩低头玩手机的样子,貌似他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突然的不说了,其中的一个女孩就说“这有什么,这不是玩物丧志失去理性而已嘛。”

这两种人在一起找宾馆可是相当难的。公司预算有限,地下室不可以,标间不可以,环境恶劣不行。

这儿是一条偏僻的小巷,大白天也少有人,更何况一大早了。正因为这样,朱昆才租住在这儿,觉得这儿荒凉冷落,很有聊斋的意味,便于激发创作灵感,可以写出更恐怖的小说来。听到歌声,他悄悄爬起来,穿着短裤跑到门外。灰蒙蒙的早晨,小巷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

然而在某一年的暑假回去,门前的巷子被砖石铺的平平整整,小时候仰望的老树,从它树梢间顺着鸟窝看支离破碎的天空,如今被一片砖石覆盖着,它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曾幻想过它的木桩,被砍掉之后或许会保留的木桩和斑驳错落的老根,却从未见过它们的痕迹。

我那朋友什么都没说,拉起我就走,我半路问他怎么了他说“就是刚刚那个女孩那个表情,一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们直接回去了,别问。”

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过多久,我们便在市中心找到一家干净整洁又安静舒适的宾馆。而且,最吸引人的是价格出乎我们意料的便宜。

就在这时,歌声突然停止了,四周变得静悄悄的。

院子里的还有一棵槐树,槐花盛开的季节里爬上去摘下好多槐花,中午妈妈用它做一盘凉菜,撒上蒜泥,倒点醋,大概就是那个季节最好吃的东西了。槐树下是山村里常有的地窖,那是小时候整个院子里最神秘的地方。对于小小的我来说它很深很暗,爸爸会把我放到桶里然后拽着绳子一点点把我放下去,上来的时候我会抱着几捆白菜。一整个冬天都伴着地窖和白菜度过。

剩下一个男的在那里跟四个女的在那里喝。

客房老板是个中年女人,一口大黄牙,说话时还能闻到一股说不出来的恶心味道,但头发却打理的油光可鉴。

朱昆脸色煞白,急忙跑回房里,心里暗暗发誓,等完成手头上的这部小说,立马搬离这里,再也不住在这个又冷清又可怕的地方了。

在还没有来到城市里的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住在西边的屋子里,妈妈的恶趣味是喜欢晚上给我讲狼婆子的故事,在漆黑的夜里,睡梦中我时常会爬到那棵槐树上躲避所谓的狼婆子。这几乎是我小时候最长久的噩梦了。

第二天,那个女孩子跳楼自杀了。

选好房间,拿到房卡后,两人各回各房休息。

虽然心里害怕,可小说还得写。写了一上午,朱昆饿了,想出去买点吃的。谁知,刚一出门,那个悲悲切切的声音又响起来。朱昆朝四周看了看,空空的巷子里没有一个人。

小时候西侧到卫生间是一条平整的土路,没有现在地面上这一层砖头,在离开老院去城市里上学的那个夏天,清晨,我在这条路上种下几颗西瓜子,每次的假期我都会回来看看,给我种下的种子浇水,看着我放任的几颗西瓜子发芽,长大,最后结出了一个小小的拇指大小的果实。

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开始摆弄起自己心爱的笔记本电脑,十二点左右,整理完第二天所需资料的我准备入睡。

他慢慢转回身,睁大眼睛,那声音戛然而止。

后来有一天,小叔从外面打工回来,以为那是杂草,拔掉了它,而这也成为了我对于老院记忆的终点,因为从此以后,老院在我脑海里渐行渐远,那一次次的疏离,直到现在,让我意识到它也真的即将消失,不知道小时候扔在房顶上的牙齿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知道屋檐上的燕子究竟有没有回来过,在遥远的过去,小小的我还可以通过防护网钻进窗户里拿钥匙的日子,最终全部定格为一幅幅让我温暖快乐的画面,深埋心底,老院子要变成新院子,还会有一个孩子在新的院子拥有自己的童年,拥有自己的记忆,新院子也会变成另一个孩子的老院,我的老院,就成为这一篇文字,默默地,消逝在时光里。

或许他真的看到了什么,,,

正睡得舒服的时候,我朦朦胧胧的听到有人在唱歌,这歌声将我吵醒。我再也没有睡意。于是便坐起来,下意识看了看时间,正好一点多一点,准备去一探究竟时,声音没了。

他壮着胆子,一溜儿小跑,来到了大街上。吃过午饭,朱昆没心思写小说了,呆呆地坐在电脑前,接着将自己所见所闻发在网上,帖子名叫《夜半谁在唱情歌》。

你看到了吗,,,

我感觉奇怪极了,难道我在做梦?就用房间的便签纸画了一道,用来做记号,然后翻身与周公相会去了。

朱昆发挥自己写恐怖小说的特长,具体描绘了歌声是怎么样的和他所住的地点,把这两天听到、见到的情景写得恐怖至极。在帖子的结尾,他写道:听到的歌声是门前的老树发出的,很可能老树成精,最近思凡,这才唱出悲悲切切的歌来。

有一位明友来对我说!她家的亲属!在哈医院住近两月的治疗。但最终还是下病危通知。准备后事。这是位四十出头的男人。可想而知。得的是尿毒症未期。当时。我并不想接这个病人。可这个病人直接来了。那可不是走来的。是连背代抬的。把病人放在我所以床上。我看了眼。真的把我吓了一跳。全身浮肿的吓人。眼晴肿的都睁不开。病者的爱人。同时上床抱住病人的头。连声说到。死马当活马医吧。岁数太小。我见她瞧悴的脸。流着泪。心中也很难过。我用心念与仙佛说!看看病者!有否薏病?就在这时。不用去查找。从患者身上突然飘起一条黑色大蟒蛇的影子。怒目望着我。我马上用心念问它,你为何在患者身上出现?蟒蛇依然怒目而言。是他扒我皮!食我肉。这一切明白了!原来是索命的。即找到我。必有缘。我直接与蟒蛇对话,问它要什么条件能放过患者?蟒蛇依然要索命,我只好用好言相劝。用六道轮回的因果与它沟通。冤冤相报何时了!索命!索来索去!最终都进不了六道。并入恶道。当然!蟒蛇也是有一定道法的。但我必须要证实!患者是否有此事。所以我问患者!你是否杀死一条很大的蟒蛇?患者毫不犹豫的!用微弱的声音说!确有此事!是他开饭店时!朋友提议!我们这是山区!如果加上蟒蛇这一道菜!那是百分之百挣钱!所以他们上山抓了一条!也就是这条蟒蛇!他们煮着式吃了。也就是从那后没几天!患者感到身体有点不太好!没到两年。就被送到医院。我知道原委后。又问蟒蛇。你可提任务条件。但不要索命。我可告知患者。蟒蛇沉思后!说!我让他们三辈都供俸我。受他三辈香火。并把我灵魂送与寺院超度。我把此条件一说!首先患者爱人连连点头答应。并起身跪拜。眼泪不断线的流着。我告诉患者。可以回家了。他们是从哈医院直奔我家来的。可想而知。他们是代着希望回的家!到家后七天患者浮肿渐渐消失。也能吃点东西了。这是看到了更大的希望。所以通过电话连系。他们按蟒蛇的条件。按我电话的指挥。一一照为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再次听到歌声,因为有上次的印象,虽然半睡半醒间,这一次到底是听到十分清楚,刚开始是一个女人一声高歌,用个拟声词大概就是“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