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桐一摸口袋,霎时恍然大悟:

“多久了?”

不过人毕竟死了,我再怎么单身三十几年,也不能对一个死人想入非非不是。我没有那种特殊癖好,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我也没能发展出那种特殊的癖好。没办法,我是一个正经到不能再正经的人,除了经常跟右手相亲相爱这件事情之外,我也没做过什么不正经的事情了。

         在摇摇晃晃的三轮车后车厢上少年把装成哑巴的缘由说了出来……

斌子欣喜着,买了一束玫瑰,去找女友。从此后两人之间,再也没有实际的阻隔。

这时,中年妇女的手机响了!“喂,老公”电话那头传来一男子的声音“你在哪呢?”“不是说好了今天过来买四合院吗?你快来,我在××街道××号!”女子挂完电话!

“啊!”我又一次被吓醒了!身边没有一个人,还好还好,只是梦。我怎么可能会有女朋友呢?真的吓死我了!

     老汉也许永远都不会跟少年说他在钱包里看到了什么。

汪三没有钱,他本来想吃饱之后想一个无赖的方法溜之大吉的。他恨恨地站起来说,老子不吃了。然后悻悻地走了。

滴” 一辆红色的宝马跑车 停在了这座四合院门前 。
门前坐着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大爷 老大爷满头白发 看上去大概有八九十了
周边的人说这大爷在这都不知道多少年了!都不知道大爷的来历,只是听上辈的老人说这大爷姓李,其余,一概不知!

她的微笑并没有停止,反而带着一丝诱惑,仿佛在勾引着我往那特殊的癖好发展。

     “没事,你跟着我,我帮你找!”

谁知,身边的脚步声竟然毫不停留地逼上来。小桐使出全身力气,等对方追到身边的时候,重重地把他推到一边。
那个人打了几个趔趄,摔倒在路中央。

原来,妇女老公姓李,这座墓,是他爸,还有爷爷奶奶的墓。。。。。。

尸体竟然是在笑着,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暗自蜚语,刚才她是笑着的么?没怎么注意啊!

   
 年轻的拾荒者拿着一个陈旧的皮夹,里面有许多张照片,而照片上都是同一位笑颜如画的女人。照片背面印着“小样”的字样。

伯伯看到汪三以后诧异地问,你什么时候住进阴间的医院了?

。。。。。。

我还没跑过这个鬼地方,我就听见了身后幽幽地声音响起:“你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马跃进刚要挥下去手就愣愣的停在空中“哎
你会说话啊,你之前咋不吭声呢。哎
你骗我啊,哟!亏得我还想帮你找妈妈,还被打了一顿!你跟我说说你为啥要骗我啊”

汪三气急败坏地说,不去在这等死啊!

等男子到了以后下车,正好看到他老婆往一个很豪华的坟里走,“老婆,你干嘛呢?”妇女听到她老公声音,感觉很意外,怎么刚打完电话,就来了?她自己开车,可是开了一个小时的啊!

我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情,比较我还是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然而我果然还是太天真了。

   
“好嘞,你妈妈啊,就你自己找吧”马跃进装着样子就踏着三轮车,踩了几下踏板,三轮车起的不远,十来米的距离。马跃进在十几米开外的距离踩了踩刹车,把车头又折了回来。下了小三轮。

从赌场出来时,已是晚上十二点,他的肚子开始唱空城计了。他找到一家营业的小饭馆想要一碗面,可是老板似乎故意和他作对,说,小店新规矩,点餐先付钱。

故事一 鬼故事

如果她不是一个尸体,而是一个活人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十分开心的吧!毕竟被那么漂亮的妹子看着,而且那妹子还在对我笑着呢!这三十年来头一回啊!可问题是,那是一个死人啊!再怎么貌美如花,她还是个死人啊!就算她的笑容再怎么甜美,一想到她是个死人,我就毛骨悚然,瑟瑟发抖。

   
 年轻的拾荒者拿着照片对老人说:“你当初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不跟我说这些照片的事。你为什么要骗我说陪我去找妈妈。”

汪三有自己的计划,虽然男人是一名司机‘可是他看得出来男人应该很有钱。他想住几天然后讹一笔钱就离开。

“好久了吧!”

一个小时前,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醒了,看见了一具尸体。其实咋一看,那尸体长得还挺漂亮的,身材也不错,生前应该是个挺漂亮的美人。

     
“哎哟喂!看看,看看,这群人怎么能这样呢!哎呦,我的电视机啊……嗨,我的床啊,这这,还有那儿,马勒戈壁啊”

她念念不忘前男友大强。好几次,斌子看到女友拿着同一本书,默默流泪。斌子偷偷看过,书里有一张大强的照片。

中年妇女只当李大爷是神经病,并不理会,掏出手机!“喂,你不是说你到了吗?人呢?”电话那头平静的回答,“到了
在你身后!”果然,中年妇女一回头,穿着一身全黑的男人站在她身后,

在我往右边走了好几步,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又感觉到那种被人盯着的视线了。回头一看,那尸体竟然转个头,对着我笑着。

     
在房子的角落那散落着之前被拿走的钱包,旁边还有被揉碎的少年妈妈的照片。少年把钱包交给了还在骂骂咧咧的老汉,蹲在地上捡起照片,把它们捧在手上。

他觉得,这只钱包会给他带来厄运。走到下一条胡同的时候,便抽出里面的钱,随手把它扔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有钱人是越来越多,从以前的解决温饱,到现在的吃好住好,这不,现在又流行起了住四合院,只有住上四合院的人才是有头有脸的人。

一个激灵,我被吓醒了。睡在身边的女友也被我吓到了,睡眼惺忪的看着我,甜甜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汉知道,他是一个不守信的人,没有帮少年找到妈妈,没有回到列车上找回少年。

斌子有一桩心病。

都知道小巷子四合院吧!今天,我就来讲讲四合院里的鬼故事!(如有雷同绝不是仿抄,本故事纯属自己想象编造)

我看到女友的那一刹那,刷得一下,脸更白了。女友的样子便是那具尸体的样子。

     
 马跃进看了看自己身处的周遭环境,发现他们所处的位置离自己家不远,担心那群人再追上来,马跃进对少年说:“快,快上三轮车,咋们再走远点。”但是少年依旧直勾勾的用双眼瞪着老汉,像是在无声的反抗。不肯走。“快的呀,待会那群人要是追上来抓了你我可不管。”说着马跃进正上前去拉他,没想孩子抓着马跃进的手狠狠的就是一口咬。“哎呀!你个小兔崽子……嘶嘶……哎,看我不抽你两大耳刮子”马跃进说着佯装扬起手要打下去。

小桐不顾一切地往前冲,身后的人也跟着他跑。

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的很妖娆的中年妇女,走到门前问:“老头,这四合院是要卖吗?”
李大爷不理会,还是一个劲的自言自语!“多久了?”“好久了吧!”“原来,我死了这么久了!”
。。。。。。

然而这个时候,厨房传来倒水的声音,而后一声又一声轻缓的脚步声渐渐响起,却在门外停了下来……

        老汉推开虚掩的门,进了房间后马跃进看到一片狼籍的室内。

短小鬼故事之照片作者:臆先生

女子不耐烦“神经病,有病吧!非要老娘出去请你是不是?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女子就往外走!三两步就走了出去,一出去,一切都变了!没有什么四合院,没有什么老头,也没有什么黑衣男子,有的只是一座坟墓
墓碑上刻着××李氏一家之墓!

我吓得更加快地跑,一边跑着还一边喊着,“小姐姐啊!我都不认识你!你干嘛要跟我索命啊!”我加紧跑得更加地快,可那个尸体却是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急忙往后面跑去,可是她却追上来了,手伸得长长地,马上就要碰到我了。


这个一直在后面追赶自己的乞丐,只是想把钱包还给他。

“原来我死了这么久了!”

那个尸体正在对我笑,我发现这件事情大概是在几分钟前。

   
“快点跟上,待会车该跑了”马跃进一手抓着一个大麻袋,另一只手赶着少年前行。此时,少年在不远处看到之前的那三个男人在到处张望着。在下一刻就看到了老汉和少年。

大强死了三年?那跟自己决斗的人是谁?斌子心猛地缩紧。他抓起了地上的那张照片。

电话那头男子,怎么想怎么不对,“××街道××号? 不对啊,那里不是墓地吗?
不好” 男子立马开车飞驰

我对着那具尸体自言自语道:“真是奇怪,难不成还是你在看我!”话音刚落,我才发现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正想大抽自己两个嘴巴子,说什么不好,非得说这么晦气的话。可还没等我动手,我就发现了尸体的不对劲了。

      “因为我不想让你对我失望”

大强很镇静,问斌子想怎么了断。

“干嘛,你人都来了,怎么不进来看看啊,这四合院挺好的!”

然而正当我在环顾四周,想要弄明白自己到底身处在怎样的环境里的时候。我感觉到了自己似乎被盯着了,可无论我怎么找,都没能看到一个人影。